08
2020
06

韩东诗歌《有关大雁塔》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

有很多人从远方赶来

为了爬上去

做一次英雄

也有的还来做第二次

或者更多

那些不得意的人们

那些发福的人们

统统爬上去

做一做英雄

然后下来

走进这条大街

转眼不见了

也有有种的往下跳

在台阶上开一朵红花

那就真的成了英雄

当代英雄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


我们爬上去

看看四周的风景

然后再下来

(来源:阅童军国际总会/作者:韩东)

责任编辑:文禾

« 上一篇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汪曾祺散文《胡同文化》  (2020-9-24 11:21:43)

戚亚周诗歌《用我生日的灯笼照亮自己》  (2020-9-24 11:16:2)

汪国真诗歌《感谢》  (2020-9-20 19:43:42)

陶弼诗歌《碧湘门》  (2020-9-17 9:32:40)

许达然散文《远方》  (2020-9-17 9:25:22)

辛弃疾诗歌《鹧鸪天代人赋》  (2020-9-17 9:18:25)

王绩诗歌《野望》  (2020-9-17 8:55:16)

评论列表:

1.admin  2020-6-12 16:43:15 回复该留言
这首诗消解了有关大雁塔的历史光环和虚伪权威,粉碎了盲目的英雄膜拜,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当下的日常生活,展示了这个没有英雄的年代世俗庸常的本真状态。
  诗人在一开始就用朴素直白的语言与反诘的语气告诉读者,关于大雁塔,我们不能知道什么。大雁塔并没有见证千百年人民的苦难和尊严,也不能承担历史的重量,更没有崇高的美学内涵,它只是供游人登临的普通的塔。有许多拜倒在大雁塔神圣光环之下的人,“从远方赶来”,只不过是“为了爬上去∕做一次英雄”。那些无论是得意的“发福者”,还是失意的登临者,都纷纷而来,一睹泛着“灵光”的英雄之塔,想象自已变为真正的英雄,来感受一种白日梦的安慰。然而,经过伪善做作的膜拜之后,他们若无其事地下来,“走进这条大街∕转眼不见了”,又回到现实平庸的生活。那些勇于自杀的登临者也不是英雄,诗人戏谑地称他们是19世纪俄国诗人莱蒙托夫笔下的“多余人”的翻版——“当代英雄”。他们的死亡并不能证明无所畏惧、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却恰恰体现了个人的无知与生命的轻薄。多余的、无意义的自杀只是“在台阶上开一朵红花”,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些许点缀,并不影响生活本来的面目。诗的末尾再次写道:“有关大雁塔∕我们又能知道什么”,既是对诗首提问的回答,又与开头照应,形成完整的回环结构。诗人意在告诉读者,大雁塔没有神秘的光环,它的实用价值就是供人们登高以观赏周围的景致,不应该被人为地置于历史的乌托邦幻境的巅峰。
  诗人用口语形式表达了反文化、反英雄的盲目崇拜观念,倡导回归真实自然的原生态的日常生活,形成了一种颠覆性的艺术效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