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20
02

董卿诗歌《想念》

想念往往不是刻意的,它出现在很多我们无法控制的瞬间,看电影,听首歌,望着一张相片的时候,或者就是在闭起眼睛的那一刻。

对于生活在凤凰城的翠翠来说,想念是那一晚对岸的歌声;对于史铁生来说,想念是在开满菊花的秋天。母亲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我们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地活。而对于终老望乡的洛夫来说,想念是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

18
2020
02

张智华诗歌《童年》

童年

青青的野果

挂在对门山坡的

那棵不知年龄的老树上


17
2020
02

杨朔散文《荔枝蜜》

花鸟草虫,凡是上得画的,那原物往往也叫人喜爱。蜜蜂是画家的爱物,我却总不大喜欢。说起来可笑。孩子时候,有一回上树掐海棠花,不想叫蜜蜂螫了一下,痛得我差点儿跌下来。大人告诉我说:蜜蜂轻易不螫人,准是误以为你要伤害它,才螫;一螫,它自己耗尽生命,也活不久了。我听了,觉得那蜜蜂可怜,原谅它了。可是从此以后,每逢看见蜜蜂,感情上疙疙瘩瘩的,总不怎么舒服。

14
2020
02

张艳华散文《青山隐隐绿水悠悠》

春天里,小野花都很低调,紧紧贴着地面开着,黄色的,紫色的,粉白的极其别致的镶嵌在刚刚探出头来的绿茵茵小草里,仿佛在私密交谈或耳语。

远远望去,父亲墓上的花圈,也如绿草地上盛开的花儿,显得格外分明。

父亲的生命化作了一棵小草,随同千千万万棵小草一样,永远生长在这片土地之上,小草可以有生命的轮回,希望父亲也有。

12
2020
02

白落梅散文《踏雪寻梅》

老去惜花心已懒,爱梅犹绕江村。

一枝先破玉溪春。更无花态度,全有雪一精一神。

剩向空山餐秀色,为渠著句清新。

竹根流水带溪云。醉中浑不记,归路月黄昏。

12
2020
02

商国华诗歌《橘红色的身影,我们为你点赞》

 可能是缘于当下的背景

或许是今天抗击疫情的环境

本来司空见惯的身影

竟让我一次次的泪水涌动

 

06
2020
02

朱成玉散文《忧伤的质量》

看《歌手》,李健在评价迪玛希的时候,说了一句“他的忧伤很有质量”,他说迪玛希的眼睛里有光,有不同于他年龄的故事,那里面有深深的忧伤。本来是一句调侃,我却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忧伤也可以有质量吗?我想是的。多少美妙的诗和歌都弥漫着忧伤的味道,让我们痴迷不已。把忧伤变成诗,把忧伤变成歌,这都是有质量的忧伤。而那些沉沦和下坠,都是没有质量的忧伤。

06
2020
02

张维质诗歌《今夜,为武汉守岁》

今夜,我为武汉守岁,

今夜,我为武汉祈福。

04
2020
02

冷军良诗歌《武汉不哭》

一场病毒

如同一场风暴

在最寒冷的冬天

占据了武汉的夜空

04
2020
02

刘家琴诗歌《最美的天使》

平常的时候

叫你们一声白衣天使

显得有点矫情

可是今天

就想大声地叫你们一声白衣天使

18
2020
01

余秋雨散文《三峡》

旧版《文化苦旅》中,余秋雨在这篇文章开头写道:

在国外,曾有一个外国朋友问我:“中国最有意思的地方很多,你能告诉我最值得去的一个地方么?一个,请只说一个。”

这样的提问我遇到过很多次了,常常随口吐出的回答是:“三峡!”

05
2020
01

刘家魁诗歌《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

妈妈啊,你不要再老了

你再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