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2019
10

吉狄马加诗歌《感恩大地》

我们出生的时候

只有一种方式

而我们怎样敲开死亡之门

却千差万别

30
2019
09

路遥诗歌《祖国到底是什么》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

祖国,到底是什么?

我想呀,想呀

30
2019
09

方志敏散文《可爱的中国》(节选)

朋友!中国是生育我们的母亲。你们觉得这位母亲可爱吗?我想你们是和我一样的见解,都觉得这位母亲是蛮可爱蛮可爱的。 

以言气候,中国处于温带,不十分热,也不十分冷,好像我们母亲的体温,不高不低,最适宜于孩儿们的偎依。 

以言国土,中国土地广大,纵横万数千里,好像我们的母亲是一个身体魁大、胸宽背阔的妇人。 

30
2019
09

梁瑞平、张丹丹、周东飞散文《誓言》

你还记得 在入党申请书上

写下自己的名字    是哪一天吗

是哪一个优秀的他    打动了你

30
2019
09

赤群诗歌《速度》

翻开华夏史篇

我见过春秋时期金戈铁马的速度

那秦国疾驰的铁蹄,飞起的狼烟

30
2019
09

大漠沙诗歌《我和我的祖国》

(男)多少年了,我有一个愿望

谱一首歌

用一曲动听的旋律

 歌唱我的祖国

27
2019
09

巴金散文《我的心》

近来不知道什么缘故这颗心痛得更厉害了。

我要向我的母亲说:“妈妈,请你把我这颗心收回去罢,我不要它了。记得你当初把这颗心交给我的时候,你对我说过:‘你的爸爸一辈子拿了它待人,爱人,他和平安宁地过了一生。他临死把这颗心交给我,要我将来在你长成的时候交给你,他说:“承受这颗心的人将永远正直,幸福,而且和平安宁地度过一生。”现在你长成了,那么你就承受了这颗心,带着我的祝福。到广大的世界中去罢。’这几年来我怀着这颗心走遍了世界,走遍了人心的沙漠,所得到的只是痛苦,痛苦的创痕。正直在哪里?幸福在哪里?和平在哪里?这一切可怕的景象,哪一天才会看不见?这一切可怕的声音,那一天才会听不到?这样的悲剧,那一天才不会再演?一切都想箭一般地射在我的心上。我的心上已经布满了痛苦的创痕。因此我的心痛更厉害了。”

27
2019
09

亦农小说《朗读的心》

几乎整个冬季,每天晚上我都做同一件事情。

“可以开始吗?”我问。“可以了。”外婆准备就续,半躺在床上微闭双目。于是,我摊开书有声有色朗读起来。那个冬天我想尽自己最大所能帮助外婆,让她在幸福与快乐中渡过难关。

“妈妈,我很小的时候,外婆最疼我,是吗?”“当然。不疼你疼谁?”“那么,当外婆需要时,我应尽力帮助她,对吗?”外婆卧病在床,读小学三年级的我,像所有个性极强又富于爱心的孩子一样。“当然!”妈妈看着我,“小恒,你什么意思?”“我是说,我可不可以不去学校,与外婆在一起,我们会很快乐。”“啊?又在打歪主意!”妈妈拎起一根木棍(只要愿意,她总能顺手找到木棍),指着院门喊,“快上学去,再逃课我打断你的腿。”

25
2019
09

金波诗歌《小树谣》

小树,

在春风里摇,

绿了嫩芽,

绿了树梢。

23
2019
09

金本诗歌《枪祭》

巴特尔是有名的猎手, 

他的枪法百发百中。 

一次打猎他射出多少子弹? 

20
2019
09

冰心散文《小橘灯》

这是十几年以前的事了。

在一个春节前一天的下午,我到重庆郊外去看一位朋友。她住在那个乡村的乡公所楼上。走上一段阴暗的仄仄的楼梯,进到一间有一张方桌和几张竹凳、墙上装着一架电话的屋子,再进去就是我的朋友的房间,和外间只隔一幅布帘。她不在家,窗前桌上留着一张条子,说是她临时有事出去,叫我等着她。

我在她桌前坐下,随手拿起一张报纸来看,忽然听见外屋板门吱地一声开了,过了一会儿,又听见有人在挪动那竹凳子。我掀开帘子,看见一个小姑娘,只有八九岁光景,瘦瘦的苍白的脸,冻得发紫的嘴唇,头发很短,穿一身很破旧的衣裤,光脚穿一双草鞋,正在登上竹凳想去摘墙上的听话器,看见我似乎吃了一惊,把手缩了回来。我问她:“你要打电话吗?”她一面爬下竹凳,一面点头说:“我要XX 医院,找胡大夫,我妈妈刚才吐了许多血!”我问:“你知道XX医院的电话号码吗?” 她摇了摇头说:“我正想问电话局……”我赶紧从机旁的电话本子里找到医院的号码,就又问她:“找到了大夫,我请他到谁家去呢?”她说:“你只要说王春林家里病了,他就会来的。”

19
2019
09

梁海潮小说《张书记卖瓜》

张书记吃过晚饭,到D城的街道上散步。天太热,空调下觉不出什么,走出来却像进了火炉。来到较偏僻的一个街道,张书记发现路边停着一辆装满西瓜的农用三轮车。

车旁的地上铺了张旧凉席,一个两三岁、满脸脏兮兮的孩子坐在上边,正啃着一块发硬的馒头。一个衣着普通的妇女,脸上热汗涔涔,眼睛不住地盯着过往的行人。她旁边是位穿灰色上衣的男子,后背湿了大半截儿,肩膀上有几道地图形状的汗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