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20
05

杨剑横诗歌《想起我年轻的母亲》

麦子熟了

田边地头,飘荡金色波浪

母亲在月光下磨刀

一个守寡的女人

19
2020
05

陈广德诗歌《母亲的老照片》

慈爱是钟声,从发黄的老照片背后

泛过来,淹没我,

淹没尘世间幽兰一样的孤寂

点亮一盏盏灯笼

19
2020
05

蒋连友诗歌《三月里的母亲》

让所有的翠,再绿一些

在阳光普照的日子里

母亲,你又一次打开门扉

用春燕的呢喃

点亮村头那一片桃红

25
2020
04

舒婷诗歌《啊,母亲》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像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啊,母亲

17
2020
04

雪公诗歌《母亲》

院子里,母亲在缝制自己的寿衣

一针一线,死亡顿时变得平常

像母亲不太好的针线活

19
2019
12

贾平凹散文《写给母亲》

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

三年里,我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觉得我妈没有死,而且还觉得我妈自己也不以为她就死了。常说人死如睡,可睡的人是知道要睡去,睡在了床上,却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呀。

16
2019
09

肖复兴散文《母亲的月饼》

记得我小时候每到中秋节是特别羡慕店里卖的自来红、自来白、翻毛、提浆,那时就只是这样传统月饼老几样,哪里有如今又是水果馅又是海鲜馅,居然还有什么人参馅,花脸一样百变时尚起来。可那时中秋的月饼在北京城里绝对的地道,做工地道,包装也地道,装在油篓或纸匣子里,顶上面再包一张红纸,简朴,却透着喜兴,旧时有竹枝词写道:“红白翻毛制造精,中秋送礼遍都城。”

只是那时家里穷,买不起月饼,年年中秋节,都是母亲自己做月饼。说老实话,她老人家的月饼是不仅远远赶不上致美斋或稻香村的味道,就连我家门口小店里的月饼的味道也赶不上。但母亲做月饼总是能够给全家带来快乐,节日的气氛,就是这样从母亲开始着手做月饼弥漫开来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