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2020
08

阿紫诗歌《梦里梦外是江南》

轻轻地弹落肩上的疲惫,推开一扇虚掩的门,就走进了温暖的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我知道,多年来,江南一直都在远方看着我,想着我,呼唤着我。我也一直把这条没有尽头的红尘之路,注入到守望的睡梦里。

06
2020
08

陆幼青散文《烟雨江南》

好容易在五月的江南游历,却总是雾茫茫、雨蒙蒙,使美丽的江南增添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尽管在风雨中,却怎么也抵挡不住江南对我的诱惑,我依然冒着滂沱大雨,倘佯在江南古镇。似乎因了这雨,江南更显朦胧和妩媚。

远看那小桥、流水、人家,淡淡地罩上了一层薄纱,好似一幅水墨丹青;粉墙、黛瓦被柔和的运河缠绕,那线条优美得连人体写真也自叹不如。

19
2020
05

郁达夫散文《江南的冬景》

凡在北国过过冬天的人,总都道围炉煮茗,或吃涮羊肉,剥花生米,饮白干的滋味。而有地炉、暖炕等设备的人家,不管它门外面是雪深几尺,或风大若雷,而躲在屋里过活的两三个月的生活,却是一年之中最有劲的一段蛰居异境;老年人不必说,就是顶喜欢活动的小孩子们,总也是个个在怀恋的,因为当这中间,有的是萝卜、雅儿梨等水果的闲食,还有大年夜、正月初一、元宵等热闹的节期。

但在江南,可又不同;冬至过后,大江以南的树叶,也不至于脱尽。寒风——西北风——间或吹来,至多也不过冷了一日两日。到得灰云扫尽,落叶满街,晨霜白得像黑女脸上的脂粉似的清早,太阳一上屋檐,鸟雀便又在吱叫,泥地里便又放出水蒸气来,老翁小孩就又可以上门前的隙地里去坐着曝背谈天,营屋外的生涯了;这一种江南的冬景,岂不也可爱得很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