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20
09

张晓风散文《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小男孩走出大门,返身向四楼阳台上的我招手说:“再见!”

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那个早晨是他开始上小学的第二天。

我其实仍然可以像昨天一样,再陪他一次,但我却狠下心看他自己单独去了。他有属于自己的一生,是我不能相陪的,母子一场,只能看作一把借来的琴,能弹多久,便弹多久,但借来的岁月毕竟是有归还期限的。

他快乐地走出长巷,很听话地既不跑也不跳,一副循规蹈矩的模样,我一人怔怔地望着朝阳而落泪。

想大声地告诉全城的人,今天早晨,我交给他们,一个小男孩,他还不知恐惧为何物。我却是知道的,我开始恐惧自己有没有交错?

我把他交给马路,我要他遵守规矩沿着人行横道而行,但是,匆匆的路人啊,你们能够小心一点吗?不要撞到我的孩子,我把我的至爱交给了纵横的道路,容许我看见他平平安安地回来!

我不曾迁移户口,我们不要越区就读,我们让孩子读本区的国民小学而不是某些私立的明星小学,我努力去信任教育当局,而且,是以自己的儿女作赌注来信任的——但是,学校啊,当我把我的孩子交给你,你保证给他怎样的教育?今天早晨,我交给你一个欢欣诚实又聪颖的小孩,多年以后,你将还给我一个怎样的青年?

他开始识字读书。当然,他也要读报纸、听音乐或看电视、电影。古往今来的撰述者啊!各种方式的知识传递者啊!我的孩子会因你们得到什么呢?你们将饮之以琼浆,灌之以醍醐,还是哺之以糟粕?他会因而变得正直忠实,还是学会奸猾鬼诈?当我把孩子交出来,当他向这个世界求知若渴,世界啊,你给他的会是什么呢?

世界啊,今天早晨,我,一个母亲,向你交出可爱的小男孩,而你们将还我一个怎样的人呢?

(来源:阅童军国际总会/作者:张晓风)

责任编辑:文禾

« 上一篇下一篇 »

相关文章:

汪国真诗歌《感谢》  (2020-9-20 19:43:42)

陶弼诗歌《碧湘门》  (2020-9-17 9:32:40)

许达然散文《远方》  (2020-9-17 9:25:22)

辛弃疾诗歌《鹧鸪天代人赋》  (2020-9-17 9:18:25)

王绩诗歌《野望》  (2020-9-17 8:55:16)

释惠洪散文《草书大王》  (2020-9-17 8:33:27)

周飞诗歌《口吐莲花》  (2020-9-13 14:12: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