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20
04

舒婷诗歌《啊,母亲》

啊,母亲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像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23
2020
04

吕华音诗歌《怎能没有你,可爱的祖国》

怎能没有你,可爱的祖国——

春风是你的笑脸,阳光为你而歌唱,

鸽子为和平展翅,麦穗将红旗招展;

23
2020
04

卓爱华散文《父亲的花衣》

每个女孩儿都穿过自己最满意的衣裙。然而,如今我已记不起那些曾令我最满意的衣裳,是何款式?是啥颜色?

唯一给我温馨记忆的衣裳,是父亲为我添置的几件新衣。

第一次穿上父亲买布做的新衣,并非父亲特意为我而买。60年代,我家与众多家庭一样,每件新衣都要从老大穿起,我这位家中的次女,自然难存穿新的奢望。可是,那次,爱挑剔的大姐却给我一个机会,她相不中父亲为她买来的绿阁花布。于是,母亲做主,为我缝制了一条新棉裤。

23
2020
04

孤灯思凡诗歌《我们的祖先叫炎黄》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3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17
2020
04

闻小语散文《聆听一条河从我的心灵经过》

很想靠近一条河流。

不论深浅,不论急缓,只要不曾断流,便依然有一种活力,依然有一种生命的心动。

聆听一条河流从我的眼前,或者只是在我的梦里流过,象情人的脚步经过我的窗户,象儿时的童谣在耳际飘起,有些远但却清晰如画。

17
2020
04

李南诗歌《总会有一个人》

总会有一个人的气息

在空气里传播,在晦暗的日子闪闪发亮

我惊讶这颗心还有力量——

17
2020
04

雪公诗歌《母亲》

院子里,母亲在缝制自己的寿衣

一针一线,死亡顿时变得平常

像母亲不太好的针线活

17
2020
04

高山诗歌《迎来春天》

我们走过寒冬

迎来春天

太阳打起了精神

扬起了久违的灿烂

15
2020
04

乐冰诗歌《南海,我的祖宗海》

渔村的上空

突起乌云

像一个变脸的无赖

妄想把渔民的春天

09
2020
04

阿紫诗歌《手持蜡烛的你》

你来了

像一首小夜曲

我突然想到

09
2020
04

白落梅散文《转世》

都说一个有性灵的人,也许会在梦里,或者一些意象里,知道自己的前生以及来世。梦本身就是一个虚幻,但许多人却愿意耽于梦中,做着美丽绝伦的想象,以慰现实的苦闷。汤显祖的《临川四梦》,至今仍被人痴迷,是因为一切故事,都在梦里发生。梦里有许多妙处,难以与君言说。在梦里,可以不管韶光是否如云烟过隙,不管流年是否如滔滔春水一去不回。每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种下前因,只是自己却未必知道。若信因果轮回,世间一切生灵都有前世今生。今生为草木,来世可能投胎为人;今生是人,来生亦可能成为草木。化蝶的传说真的很美,狐仙的故事亦耐人寻味,我们因为相信了这些美好,心中才会蕴藏许多柔情。相信在这世间,必定有一个与你擦肩的人,让你深深回首。

09
2020
04

伽南诗歌《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你不邀明月,明月自上心头,

你不引清风,清风缓缓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