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2019
12

安徒生童话《丑小鸭》(节选)

乡下真是非常美丽。这正是夏天!小麦是金黄的,燕麦是绿油油的。干草在绿色的牧场上堆成垛,鹳鸟用它又长又红的腿子在散着步,噜嗦地讲着埃及话。这是它从妈妈那儿学到的一种语言。田野和牧场的周围有些大森林,森林里有些很深的池塘。的确,乡间是非常美丽的,太阳光正照着一幢老式的房子,它周围流着几条很深的小溪。从墙角那儿一直到水里,全盖满了牛蒡的大叶子。最大的叶子长得非常高,小孩子简直可以直着腰站在下面。像在最浓密的森林里一样,这儿也是很荒凉的。这儿有一只母鸭坐在窠里,她得把她的几个小鸭都孵出来。不过这时她已经累坏了。很少有客人来看她。别的鸭子都愿意在溪流里游来游去,而不愿意跑到牛蒡下面来和她聊天。

19
2019
12

贾平凹散文《写给母亲》

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

三年里,我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觉得我妈没有死,而且还觉得我妈自己也不以为她就死了。常说人死如睡,可睡的人是知道要睡去,睡在了床上,却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呀。

18
2019
12

刘增山诗歌《秋实》朗读

秋实

刘增山

秋天了,成熟的果实却低下了头,

它不是在孤芳自赏,也不是在自我陶醉,

更不是在哀泣自己将跌落枝头。

18
2019
12

魏巍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

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呢?我们的部队、我们的战士,我感到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也许还有人心里隐隐约约地说:你说的就是那些“兵”吗?他们看来是很平凡、很简单的哩。既看不出他们有什么高深的知识,又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丰富的感情。可是,我要说,这是由于他跟我们的战士接触太少,还没有了解我们的战士: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纯洁和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韧和刚强,他们的气质是那样的淳朴和谦逊,他们的胸怀是那样的美丽和宽广!

09
2019
12

章子怡朗读诗歌《牵手》:今夜,我为你而来

翻过了万座大山

跨过了冰封的千年

我匍匐在

风霜雨雪的岁月上

02
2019
12

范仲淹散文《岳阳楼记》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 气象万千。 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 前人之述备矣。 然则北通巫峡, 南极潇湘, 迁客骚人, 多会于此, 览物之情, 得无异乎?

28
2019
11

应试阅读:《牛的写意》阅读理解真题(附答案)

《牛的写意》原文:

牛的写意

作者:李汉荣

26
2019
11

少年儿童合群教育首部实用读本《合群的孩子更快乐》受追捧

二孩家庭,该怎样让孩子们友爱相伴?孩子在学校,该怎样与他人友好相处?孩子在社会上的交往,要注意什么问题?由《语文报·中考版》特约编委黄琼主编、《语文报》多位资深作者参与编写的《合群的孩子更快乐》一书被石油工业出版社出版,为家长和师生们奉上了合群教育的首部实用读本。

“建立和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是关系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儿童心理学家哈塔布谆谆告诫,“预测一个孩子成年后的生存能力,不是看他现在的学习成绩,也不是看他乖不乖,能不能遵守课堂纪律,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看孩子能不能跟其他孩子合得来”。

26
2019
11

好声音要你练习

第一阶段: 未曾出声先练气

研究资料表明,人在正常情况下,每分钟呼吸16—19次,每次呼吸过程约3、4秒钟,而演唱时,有时一口气要延长十几秒,甚至更长,而且吸气时间短,呼出时间长,必须掌握将气保持在肺部慢慢呼出的要领,所以要先做: 

20
2019
11

单振国散文《陕北雷雨天》

五月,陕北黄土高原上的干旱是极为凶酷的。太阳一跳出来,铺天盖地的火焰便自湛蓝的天空降下,把清晨留存在沟沟岔岔里一点儿清凉的潮气猝然吞噬。远远近近,梁上沟下,只有硕大的阳光、刺眼的阳光、毒辣的阳光在无情地燃烧着、燃烧着。

20
2019
11

王建平诗歌《剪一段时光》

慢慢的喜欢上宁静

在这个喧闹的城市

择一隅小憩

独享一份静雅之美

15
2019
11

朱自清散文《背影》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澹,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