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20
03

顾城诗歌《窗外的夏天》

那个声音在深夜里哭了好久

太阳升起来

所有雨滴都闪耀一下

变成了温暖的水气

01
2020
03

陆大慰诗歌《你的名字叫白衣战士》

没有人告诉我

你的名字

没有人告诉我

你的年纪

01
2020
03

盖哈特·霍普特曼诗歌《群鼠》节选

我满怀敬畏地向你致意,

你这辉煌的殿堂,

哺育我的君主的

伟大的摇篮,

圆柱支撑着巍峨的宫殿。

25
2020
02

马龙田诗歌《武汉战“疫”》

90多年前,在这里

打响了反帝反封建的第一枪

把清王朝一举埋葬

多少革命家在这里

留下了光辉的革命业绩

22
2020
02

郭枫散文《撑一伞细雨》

撑一伞细雨,踽凉在黄昏和黄昏的荒野里。

细雨很细黄昏很黄,荒野啊很荒!踽踽凉凉的焉得不踽踽凉凉?

不是寻春,不是悲秋。早已经明明白白地知道:春天,在噪音里枯萎!而,秋天,又在五月的胸膛上扎了深根。不为什么,不为什么,真的什么也不为!只是想靠着一把伞:撑着风,撑着雨,撑起一个寂寞的世界。

22
2020
02

林清玄散文《雪梨的滋味》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水果里,我最喜欢的是梨;梨不管在什么时间,总是给我一种凄清的感觉。我住处附近的通化街,有一条卖水果的街,走过去,在水银灯下,梨总是洁白的从摊位中跳脱出来,好像不是属于摊子里的水果。

总是记得我第一次吃水梨的情况。

在乡下长大的孩子,水果四季不缺,可是像水梨和苹果却无缘会面,只在梦里出现。我第一次吃水梨是在一位亲戚家里,亲戚刚从外国回来,带回一箱名贵的水梨,一再强调它是多么不易的横越千山万水来到。我抱着水梨就坐在客厅的角落吃了起来,因为觉得是那么珍贵的水果,就一口口细细地咀嚼着,设想到吃不到一半,水梨就变黄了,我站起来,告诉亲戚:“这水梨坏了。”

21
2020
02

戎林小说《渡河少年》

一条清澈的小河,一条泊在岸边的渡船。

我立在船头,一身蓝色的衣服倒映在水里。船身开始晃动,船老大拿着一根竹篙上来了。一个背着书包的圆脸少年站在河埂上朝老人大声问:“老爹,没钱能上船吗?”

老人正在弯腰解着缆绳,头也不抬:“没钱坐什么船,笑话!”

21
2020
02

洋漾诗歌《梦中草原》

我没去过草原

也没见过草原上奔跑的牛羊

可我在梦里见过风吹草低的模样

那欢快的场景一幕幕浮现

那愉快的心事书写着一章又一章

20
2020
02

胡崇峻诗歌《深山人家》

阳雀子来引路哟

彩云铺到家

推开那一道道山门哟

打扫残叶落花

阳雀子来引路哟

19
2020
02

董卿诗歌《想念》

想念往往不是刻意的,它出现在很多我们无法控制的瞬间,看电影,听首歌,望着一张相片的时候,或者就是在闭起眼睛的那一刻。

对于生活在凤凰城的翠翠来说,想念是那一晚对岸的歌声;对于史铁生来说,想念是在开满菊花的秋天。母亲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我们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地活。而对于终老望乡的洛夫来说,想念是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

18
2020
02

张智华诗歌《童年》

童年

青青的野果

挂在对门山坡的

那棵不知年龄的老树上


17
2020
02

杨朔散文《荔枝蜜》

花鸟草虫,凡是上得画的,那原物往往也叫人喜爱。蜜蜂是画家的爱物,我却总不大喜欢。说起来可笑。孩子时候,有一回上树掐海棠花,不想叫蜜蜂螫了一下,痛得我差点儿跌下来。大人告诉我说:蜜蜂轻易不螫人,准是误以为你要伤害它,才螫;一螫,它自己耗尽生命,也活不久了。我听了,觉得那蜜蜂可怜,原谅它了。可是从此以后,每逢看见蜜蜂,感情上疙疙瘩瘩的,总不怎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