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2020
04

高山诗歌《迎来春天》

我们走过寒冬

迎来春天

太阳打起了精神

扬起了久违的灿烂

15
2020
04

乐冰诗歌《南海,我的祖宗海》

渔村的上空

突起乌云

像一个变脸的无赖

妄想把渔民的春天

09
2020
04

阿紫诗歌《手持蜡烛的你》

你来了

像一首小夜曲

我突然想到

09
2020
04

白落梅散文《转世》

都说一个有性灵的人,也许会在梦里,或者一些意象里,知道自己的前生以及来世。梦本身就是一个虚幻,但许多人却愿意耽于梦中,做着美丽绝伦的想象,以慰现实的苦闷。汤显祖的《临川四梦》,至今仍被人痴迷,是因为一切故事,都在梦里发生。梦里有许多妙处,难以与君言说。在梦里,可以不管韶光是否如云烟过隙,不管流年是否如滔滔春水一去不回。每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种下前因,只是自己却未必知道。若信因果轮回,世间一切生灵都有前世今生。今生为草木,来世可能投胎为人;今生是人,来生亦可能成为草木。化蝶的传说真的很美,狐仙的故事亦耐人寻味,我们因为相信了这些美好,心中才会蕴藏许多柔情。相信在这世间,必定有一个与你擦肩的人,让你深深回首。

09
2020
04

伽南诗歌《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当你静下心来的时候!

你不邀明月,明月自上心头,

你不引清风,清风缓缓吹过。

09
2020
04

白连春诗歌《芦苇》

芦苇花是母亲的花。我写下

这句话时,母亲离开我很久了

在母亲坟头,我看见一棵

09
2020
04

海子诗歌《亚洲铜》

亚洲铜,亚洲铜

祖父死在这里,

父亲死在这里,

我也将死在这里

07
2020
04

阿紫诗歌《如果有那样一个黄昏》

如果

有那样一个黄昏

我们都老了

一把木椅

06
2020
04

纪弦诗歌《一片槐树叶》

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片,

最珍奇,最可宝贵的一片,

而又是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的一片:

06
2020
04

戴望舒诗歌《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31
2020
03

井然诗歌《岁月是风,我心是梦》

我曾有个梦

我曾有个梦

31
2020
03

林清玄散文《木鱼混沌》

冬季里的一天,天空中飘着无力的小雨,我在读书,忽然一阵木鱼声恰好从远处的巷口传来,使人觉得格外空灵,我披衣坐起,撑着一把伞,决心去找木鱼声音的所在。

那木鱼声敲得十分沉重有力,从满天的雨丝里飞扬开来,它敲敲停停,忽远忽近,完全不像是寺庙里读经时急落的木鱼。我追踪着声音的轨迹,匆匆的穿过巷子,远远地,看到一个披着宽大布衣,戴着毡帽的小老头子,推着一辆老旧的摊车,正摇摇摆摆地从巷子那一头走来。摊车上挂着一盏小灯,随着道路的起伏,在微雨的暗道里飘摇。一直迷惑我的木鱼声,就是那位老头所敲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