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20
12

雪小禅散文《琥珀》

“琥珀”这两个字,有固定的美意。在写到这两个字时,我有些许的心酸和难过。仿佛什么被凝固住了——哦,是时间吗?是的。被刹那间定格在了那一瞬。

只有一种叫贝母和松树的树才会流下黏稠的泪滴——我宁愿叫它们泪滴,如果恰巧有一只蝉在下面,它们的泪滴滴到它振翅欲飞的样子,那么,就是这个样子了。永远是这个样子了——仿佛永远活着。可是,却是永远的死了。那黄金一样的棺木,固定住了它刹那的样子。

29
2020
12

阿紫散文《梦里梦外是江南》

轻轻地弹落肩上的疲惫,推开一扇虚掩的门,就走进了温暖的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我知道,多年来,江南一直都在远方看着我,想着我,呼唤着我。我也一直把这条没有尽头的红尘之路,注入到守望的睡梦里。

29
2020
12

张晓风散文《柳》

所有的树都是用“点”画成的,只有柳,是用“线”画成的。

别的树总有花、或者果实,只有柳,茫然地散出些没有用处的白絮。

别的树是密码紧排的电文,只有柳,是疏落的结绳记事。

别的树适于插花或装饰,只有柳,适于霸陵的折柳送别。

29
2020
12

毛泽东诗歌《遍地英雄下夕烟》

忆秦娥·娄山关

20
2020
12

王新军散文《天元寺》

天元寺不是一座著名的寺院,在玉门瓜州二地,也少有人知。但天元寺的确就在那里。

从版图位置上讲,天元寺位于三道沟东湖村。从地理位置上说,它在疏勒河以北——三道沟河由北西去转弯处的东岸。出三道沟镇向北六公里,或者出七墩乡往南五公里,由此西行拐便是。南来北往,皆有柏油路相通。天元寺西北边,早在民国年间就有当地民众修建的娘娘庙。几毁几建,现在依然时有香火。

09
2020
12

金襄诗歌《钱江秋月夜》

钱江八月连海平,滚滚浪潮伴月生。

万里翻云同拍岸,何处弄潮有人迎!

江流呜咽随流水,几辈英雄可曾在。

漫江银白不觉飞,堤上路人已难宰。

江天一色未有尘,浩浩苍穹孤月明。

22
2020
11

余光中诗歌《蟋蟀吟》

中秋前一个礼拜我家厨房里

怯生生孤伶伶添了个新客

怎么误闯进来的,几时再迁出

谁也不晓得,只听到

时起时歇从冰箱的角落

22
2020
11

流沙河诗歌《就是那一只蟋蟀》

就是那一只蟋蟀

钢翅响拍着金风

一跳跳过了海峡

从台北上空悄悄降落

落在你的院子里

18
2020
11

陈弘文诗歌《蜗牛和黄鹂鸟》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

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

蜗牛背著那重重的壳呀

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

17
2020
11

刘家魁诗歌《大漠悲风》

只有风,如一支古老的画角

日夜在这片荒漠上吹响

只有风,用它那凄厉高亢的声音

填充着这巨大的虚空

深广的寂静、旷远的荒凉……

15
2020
11

任为新诗歌《《山河祭》

盘古开天,三皇拓土。

五千春秋,文明尽数。

历代贤哲,礼仪昭穆。

11
2020
11

张智华诗歌《红蜻蜓》

多么美丽的红蜻蜓呀!

多么美丽的红蜻蜓呀!

 

伏在晒台的竹篱上,

你疲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