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2020
08

冰心诗歌《嫩绿的芽儿》

嫩绿的芽儿,

和青年说:“发展你自己!”

淡白的花儿,

和青年说:“贡献你自己!”

深红的果儿,

18
2020
08

流沙河诗歌《就是那一只蟋蟀》

就是那一只蟋蟀

钢翅响拍着金风

一跳跳过了海峡

从台北上空悄悄降落

落在你的院子里

18
2020
08

周敦颐诗歌《爱莲说》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来源:阅童军国际总会/作者:周敦颐)

18
2020
08

叶舟诗歌《祖国在上》

大地战栗。死亡封住了我们的嘴——

但是,请求一面泥墙

让我筑梁、架椽,用世上最鲜艳的涂料

写下所有父母和婴儿的笑;

请求一个和平的上午

18
2020
08

李白诗歌《蜀道难》

噫吁嚱,危乎高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18
2020
08

姜桦诗歌《在秋天,说出祖国的名字》

在秋天,用方言说出祖国的名字

说出我平原一样安静慈祥的母亲

你白杨树一般挺直的身躯

你甘草根一般干净的细节

一条小河流过千里之外的故乡

18
2020
08

井国宁诗歌《断桥上的张望》

我没有油纸伞

便也没见那场春雨的羞涩

在石桥前的台阶前张望

是等待那一袭白衣的娘子

还是渴望书生痴狂的模样

18
2020
08

井国宁散文《拉卜楞寺的转经筒》

从兰州出发,沿着连绵起伏的群山之间的高速公路,不时地穿越一些隧道和桥洞,约莫三个小时的光景,就来到了甘南藏族自治州因拉卜楞寺而盛名在外的夏河县。

县城在山谷中央,放眼望去,四周都是一片翠绿色,草原覆盖了整个山坡。湛蓝的天空和雪白的云朵,就那样轻盈的搁置在山头上,仿佛爬上山头,便能采撷到那像棉花一般的云朵。仿佛抓住云朵的一角,便能翻身爬上云端一样。

18
2020
08

井国宁散文《奶奶的拐杖》

昨夜我在梦里再一次见到奶奶拄着拐杖的身影,不同于以往,她的脚步不再蹒跚,更没有颤巍巍的样子。我看着她逐渐消逝在视线里,大步追上去,一边追着一边呼喊着,奶奶。她没有回头看我一眼,就那样在道路的尽头变成一个黑点,直至不见。我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会做这样一个梦,唯一可以解释的,大抵是思念的缘故吧?

奶奶是个小脚女人,是最后那批缠足的女人之一。每天临睡前的第一件事,和早上起床的最后一件事,便是拿起放置在炕角的那两条缠足布,顺着特定的方向和纹理,有条不紊地缠好绑好。然后下炕,拿起热水瓶,往脸盆架上的洗脸盆里倒点热水,遇到天气热或者水太烫的时候,便会叫我们这些孙辈的兄妹几个其中的某一个,让我们拿水瓢去厨房的水瓮里舀上半瓢凉水,倒在那温度太高烫手的脸盆里。凉水就是冷水,老家方言叫凉水。

15
2020
08

西原散文《秋天的证词》

隐约看见秋天落在山顶。他身旁蹲着一只羽翼丰茂的老鹰,似在潜伏,似在风中搏击。这时我看见流于物质形态的银质雕塑满脸狐疑。

秋天被沉重旅程压碎。几位蒙头巾的外乡寡妇在大树下叹息。她们似在埋怨山高路远,又似恐惧。难道是因为山顶上堆积的秋天残骸?

我隐约看到潜伏在山顶的鹰,形体崔嵬。又见月牙明媚,照亮夜行人弯曲的长刀。更是他们肩上的兽皮包袱,令我疑窦丛生。我猜测他们携带着一条漫长的道路,并谋划着把它藏在秘密的山顶。几朵牡丹花火红,灼伤了那只老鹰。

15
2020
08

段生军散文《风流绝代李清照》

宋朝,一个全民作词,万众写词的时代。可以说,随便出门都能遇到几个出口成章的人,更不用说苏轼、辛弃疾、欧阳修这些名垂青史的大家。但若要你问,谁知道著名的女词人?所有人肯定第一时间脱口而出:李清照。没错。李清照就是从这千万高手中脱颖而出,成为千古第一才女。

李清照,千年才有如此一人,风头出尽,风流至极。父亲是大学士苏轼的学生,得到过苏轼的真传,才气逼人。母亲出生在当朝状元家庭,饱读诗书,蕙质兰心。李清照绝对没有辜负父母的良好基因,堪称宋朝第一才女,而且我们还可以从她的词中读出她是一个“才女、情圣、酒鬼、赌徒”。

15
2020
08

峻青散文《第一场雪》

这是入冬以来,胶东半岛上第一场雪。

雪纷纷扬扬,下得很大。开始还伴着一阵儿小雨,不久就只见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地面上一会儿就白了。冬天的山村,到了夜里就万籁俱寂,只听得雪花簌簌地不断往下落,树木的枯枝被雪压断了,偶尔咯吱一声响。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今天早晨,天放晴了,太阳出来了。推开门一看,嗬!好大的雪啊!山川、河流、树木、房屋,全都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雪,万里江山,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落光了叶子的柳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而那些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上,则挂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儿。一阵风吹来,树枝轻轻地摇晃,美丽的银条儿和雪球儿簌簌地落下来,玉屑似的雪末儿随风飘扬,映着清晨的阳光,显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